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自行车 > 正文

惠州“最牛高三班”的最后一课都讲了些啥?_惠州新闻_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7-10-20 评论数:

  在26日的最后一堂课上,一个写着全班同学名字的足球,作为礼物送到了陈义的手上。陈义说,他很意外也很感动。

  为了鼓励大家锻炼身体,陈义每周都要在操场跑步两三次,每次跑3000米,很多学生在他的带动下也会抽空进行体育锻炼。但大家都知道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:陈义最喜欢的运动是足球。然而,担任毕业班的班主任后,为了随时解答学生疑问,陈义和其他老师每天早上6点多到办公室,晚上接近11点离校。

  学习中,徐琰也有着自己的“方法论”:“知错就改”是最重要的,跟着老师的步调,慢慢发现不会的题目越来越少,应试技巧也慢慢提升。

  在他们的关于未来的想法中,也并未忘记班主任陈义。

  这6个字早已成为高三8班的名片,写在原高三8班的教室门口,也写在45位学生的行动上。

  签名足球,临别的谢师礼

  两年后的现在,徐琰和老师、同学在教室外的走廊留下高中时代的合影,笑容灿烂,阳光明媚。

  班级名片

  陈义打开幻灯片,在台上讲解志愿填报的要点。“平行志愿是分数优先,投档有序,一次投档,投档不代表被录取,还要看专业。”语调一如寻常上课。不同的是,下面坐着的除了45位学生还有不少家长,手里拿着两本厚厚的志愿填报指南和专业目录,听得格外认真。

  班主任陈义与两名高分考生徐琰(左)、洪汇琳(右)

  “重本以下的志愿填报,我们就不用说了。”陈义轻轻的一句话,在教室里没有引起任何涟漪??无论外界如何惊叹其成绩的出色,教室里的学生、家长到陈义,都不觉得这次高考的结果有何特别。

  “我希望再过几个月问这些学生在高中三年学到了什么,回答是学到更多的是做人和做事的方法,这是我希望的,也是我相信的。”陈义说,他希望向学生灌输六个字的理念:自信、坚强、灵活。

  正是骄阳似火的时节。

  在2017年的高考成绩单上,班主任陈义所在的惠州一中高三8班的45名同学,有2人进入全省文科前10,4人进入前20名(包括2位全省前十,下同),8人进入前50,15人进入前100名,45人全部达到重本分数线。

  3年前,徐琰以699分(满分750分)、全校50名左右的成绩从盛产荔枝的惠阳镇隆考入惠州一中,在班里的成绩算不上拔尖。在很长时间里,她不敢想自己在高考时能跻身全省文科前十。

  从26日一大早,就有很多高校在惠州一中校园内摆摊推荐学校。成绩优异的高三8班自然是“重点关照”的对象。

  “没有出乎我的意料。”此前一天,陈义一边在学校的操场上散步一边说,之前的过程已经做得很好,班级形成一个很好的团队,即使有个别同学出现遗憾,也肯定有学生脱颖而出。

  “牛班”合影。

  家长谢阿姨安静地坐着听讲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。她的女儿,这次考了613分,比平时发挥要好,让她欣喜却并不让她意外。班上的同学在学习上都很主动,让家长们都很放心、省心。

  对于未来,学生们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等待实现的想法。

  聊天,成为这个有着36位女生和9位男生的班级里的主要“业余活动”。徐琰和洪汇琳都是“话痨”,虽然每天见面,生活也难免枯燥,只要翘着脚丫躺在床上谈天说地,“嘻嘻哈哈”的笑声总是不断,学业的压力也为之一轻。甚至在高考放榜前,徐琰还故意发短信“吓”老师,说感觉自己没有考好可能要复读。

  招生办工作人员说,浙大去年在广东文理科共招生80多,今年将大幅扩招,文理科合计将招生170多人,了解到这个班的成绩后,特意过来联系学生。在他们的介绍下,几位学生现场填写了学生情况登记表。

  两年前的2015年,徐琰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,内容是自己获得镇隆中学“七年级一等奖”的奖励证书,留言内容是:曾经为它欣喜若狂,如今只剩淡淡感伤与怀念,我的初中。

  “高考的状态没有特别好,是运气很好。”齐肩短发的徐琰说,自己平时成绩浮动比较大,也曾获得全年级第一,但高考前的一次模拟考试,只排在全校40多名。临近高考,她不断调整状态,做题做多了,见多识广,状态就好了,这对她高考发挥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陈义这是第二次担任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。“基础打得好”是他给出的主要理由,但从“基础好”到“考得好”的转变,和一次外出学习有关。

  6月26日上午,惠州一中高三8班的班主任陈义走进教室,现场自发响起一片掌声。在刚过去的2017年高考中,这个班45位学生全部达到重本分数线,其中2人进入全省文科前10,成为惠州当之无愧的“最牛高三班”。

  ●撰文: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 黄珊

  志愿填报的注意事项很快讲完,陈义开始挨个发放毕业证书和高考成绩单。

  摄影:南方日报记者 王昌辉

  一位爸爸接过成绩单那细长的纸条,和妈妈一起捧在手里,快步走出教室,迎着阳光仔细地看。孩子考了600多分,全省文科排名200多名。父亲抿着嘴笑着说,不怎样嘛,在班里只能说是中游,顿了顿,又说:“考得不错,比我当年厉害!”

  事实上,对于这个班级的多数学生家长来说,这种欢乐的“烦恼”也是不存在的。

  平时成绩在年级第三的洪汇琳,也对高考进入全省前十感到“小意外和小惊喜”。

  临近高考,每次摸底考试,每位同学的成绩排名总有或高或低的变化,但并不会对复习进度造成影响。

  “我爸妈都要上班,就不用他们来了。”进入全省文科前十的徐琰轻轻说道。父亲在企业做事,母亲在佛山,徐琰从初中就开始住校,独立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习惯。另一位全省前十的洪汇琳,虽然有妈妈在身边,在填写志愿上同样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  别了,我的高中

  那是惠州一中组织老师集体到衡水中学交流。陈义看着,听着,思考着,发现了问题所在:惠州一中学生的应试能力没有衡水中学的学生强,很大原因是惠州一中更多强调知识的延展,在应试技巧方面没有过多关注。于是,从高二分班开始,陈义就制定了一整套的学习计划,到高三下学期之后,更多关注应试技巧,成绩也就随着提升。

  主动学习是这个班级学生的最大特质。有一位学生在高二时数学成绩只有80多分,此次高考取得140多分,“我们没有给他开小灶,主要是学生主动,主动提问,主动学习。”陈义说。

  家长的“烦恼”如果有,也是来自另外一种:从前一天25日中午高考放榜开始,几乎每位考生家里都接到过几个来自国内名校的电话,内容雷同:介绍学校和专业情况,并推荐学生报考其学校。

  学生们聚精会神听着陈义的讲解,教室里偶尔发出翻动书页的沙沙声和细微的讨论声。这是他们高中时代的最后一堂课,也是最后一次在课堂上的“聚会”。

  于是,一个小小的计划在学生们的脑海里浮现,并很快付诸实施。

  徐琰和洪汇琳曾做过一年的室友,“她人很好,成绩好,也特别努力,获得(全省前十)这个成绩也是应该的。”徐琰说。她们曾经的舍友,这次高考成绩也全部在600分以上。

  在高三的紧张学业中,徐琰仍旧会抽空下盘国际象棋。高考结束后,她发现自己想学很多新东西:想学舞蹈,学书法,去旅游。对于报考哪个学校,徐琰说还没确定,清华、北大都是可选项。洪汇琳则希望重拾自己学过两年的古筝,准备考级。对于专业,洪汇琳倾向读法学或中文,徐琰则更偏爱法学或新闻。选择法学是因为向往很有理智的辩论,选择新闻是喜欢一些传媒人物,可以用吸引人的方式讲述真实的故事。

  临近中午,在“行”、“知”、“敬”、“友”的横匾下面,惠州一中新校区的走廊里,招生学校和前来咨询的考生、家长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资料发放结束,学生们三三两两聊着天,浙江大学招生办的老师已经直接把招考的易拉宝拉到了高三8班门口。

  6个字